HY是个没头没脑的大笨蛋

杂食无洁癖
混乱邪恶
修炼中

【全职同人】荣耀之神发烧了(包叶)

马上就要开学了,一个半月之前刚看完全职就打好的稿,现在才想起来……

虽然写的很渣,但还是发出来吧。

叶修很好。包子很可爱。

顺便我萌的都是冷CP,心痛。

顺便中间突然色*情起来了是我不对浪过头了明明是蠢萌来着

但,就那样吧

以上。

***************************


叶修发烧了。

或者用老板娘陈果的话说就是,“这家伙终于发烧了。”

那种类似于“善恶到头终有报”的语气让叶修一阵无语,有气无力的回了句:“我说我一直身体倍棒吃嘛嘛香,怎么就突然发烧了,老板娘不会是你咒的我吧。”

“小唐,你别拦我,让我踹死他!”

……

陈果之所以这样说不是没有道理的,众所周知,叶修这人对荣耀痴迷的一塌糊涂,用某知名心脏大师的话来说,这货除了吃饭睡觉上厕所之外全都在玩荣耀。有时候连饭都不吃,直接泡面解决,还经常熬夜。几乎不运动,手操倒是按时做。要不是这人曾经拿过三个冠军,当过几年的职业选手,叶修这配置就是一标准失足大龄网瘾青年,要被电的。

其实叶修这次发烧的度数不高,37.8,但大概是最近不规律的作息时间加上不规律的饮食等一切不规律生活习惯的副作用,堆在一起来了个大爆发,导致职业选手叶修躺在床上随便动一下,脑袋都是钝钝的疼。

不过叶神嘛,身为一个人类既然能够封神,是必有其过人之处的。

他在脑袋极度晕眩的情况下极度认真的思考着自己这次生病之后所产生的一系列问题。

所谓的一系列问题,其实就是,如何玩荣耀,和,如何抽烟。

……

兴欣一堆人围在叶修床边,看他们生病的队长。叶修刚吃完药,医生开的药估计是有安眠的一些成分,叶修本来就晕晕的脑袋变得更加昏昏沉沉的,看人都是自带重影的,感觉下一秒闭眼就能直接投入周公的怀抱中。

最近天冷,陈果也有点感冒,她抽了抽鼻子,皱眉,“你这屋子怎么还是一股子烟味?我这鼻子不通都能闻见。”

她看了一眼躺在床上半死不活的叶修,没指望叶修回他,目光转到魏琛身上。

注意到陈果的眼神,魏琛摊手,“老板娘你这不废话,我和老叶什么德行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俩这屋子没烟味那才奇怪吧。”

陈果无语,说的也是。

唐柔接了句,“但叶修现在发烧,你们看他现在不死不活的样子,在这样的环境里应该不好恢复吧。”

莫凡默默地开了窗户。

一阵冷风吹进,众人都是抖三抖,再一看叶修,脑袋使劲儿地往被窝里钻。

莫凡关了窗户。

“依我看就这样呗,都大老爷们儿的,老叶才不会在意这种小事儿。”魏琛无所谓地开口。

陈果狠狠地瞪他。

魏琛缩头。

这时候包子的声音响了,“那就让老大睡我和昧光的房间不就行了。”

众人还没来得及疑惑,怎么睡?就看见包子走到叶修床边,晃了晃肩膀和脖子,喊了声“老大,我们出发喽!”

众人依旧没反应过来,叶修被包子元气的声音给吵醒,看着近距离的包子那一张笑哈哈的脸,很是迷茫,出发?

然后就被包子连人带被子卷起来直接扛到了肩上。

……

包子看着依旧有点懵的众人,非常霸气的说了句,“你们起开!”

众人让路。

包子往前走了几步,扭头,继续非常霸气的说了句,“昧光,还不跟上!”

罗辑跟上。

习惯了游戏里包子脱线并把该习惯带入到现实的魏琛唐柔先反应过来。

魏琛先跟了上去,“你小子慢点,别摔着老叶了。虽然老叶这人的确混蛋又无耻但这人现在还有用啊,你小子悠着点!”

唐柔拍了一下陈果,“果果。”

陈果反应过来,“哦哦哦。”

其余人也都反应过来,跟了上去。

进到包子屋里,就看见罗辑正一手抱着包子床上的被子站在一旁,包子正在把叶修放到他床上,然后认真的把卷成一个蛋卷的被子和蛋卷中心的夹心叶修给收拾好,掖好叶修自己的被子之后,包子又从罗辑手中把自己的被子给接过来,继续好好的认真的给叶修掖好,没留一点缝儿,全身上下就露个脑袋,就连脖子也是一截儿没露。然后揉揉自家老大的脑袋,跟平常一样笑嘻嘻的说了句,“老大好好休息。”

如果说之前包子把叶修给扛起来,给了众人以不大不小的惊吓,之所以说不大不小,毕竟包子这货一贯如此,脱线程度令人发指,你要是不习惯的话,最后受到惊吓的只能是自己,让人不禁怀疑除了这一身的武力值之外这孩子到底是怎样活到现在的。那么包子把叶修放在自己床上,那小心翼翼的细腻的动作,简直给众人打开了一扇关于包子的新世界的大门。

自家战队的一个大大咧咧的伙伴突然细腻起来怎么破?

我的一个混混朋友突然不混混了怎么破?

在线等,

不是很急。

在众人受到惊吓的时候,包子又拿起保温杯,跑到饮水机面前接了杯热水兑了点凉水,拿嘴巴抿了抿,应该是试温度。觉得好之后放到自己床头的柜子上,盖好盖子。

在兴欣的众多人中,叶修对包子的适应性一直是最好的,毕竟“只要对方荣耀打得好,就算是只猴子我也交流给你看”的思想和觉悟不是谁都有的。但不巧的是,今天的叶队长极度虚弱,大脑几度停止运作,对包子的一系列流畅无比的动作毫无任何反应机会,大脑宕机中。

包子把水放下,看着还没闭眼的自家老大,“老大你要不要喝点水?”

叶修感受了一下自己的嗓子的干燥程度,艰难地点了点头。

包子把保温杯的盖子扭开,然后把叶修从床上半扶起来,让叶修靠在自己一只胳膊上,另一只手拿起杯子,放在叶修嘴边。

包子的动作很小心,叶修只需要把嘴巴张开,水就流了进去,觉得差不多的时候,包子就把水杯给拿开,叶修“咕咚”咽下去之后,杯子就又回到了自己嘴巴边,叶修只用再张嘴就好。

因为叶修发烧,包子把水温调的高了点,烫得叶修的嘴唇和舌头红彤彤的。叶修的嘴唇不厚,却也不是那种让人觉得薄情的薄,为了喝水方便,叶修的舌头很少动,但却能通过嘴巴的缝隙看到那抹红色,鼻子被热水熏的很红,上面有细细的小小的水珠。

包子突然觉得自己也有点渴,嗓子干的难受。

“包子,够了,谢谢啊。”叶修虚弱的声音响起。

包子回过神来,“老大,我们之间还说什么谢谢啊!你这就看不起小弟了啊。”

“是是。”

包子把水放在旁边,又让叶修躺好,掖好了被子。看着迷迷糊糊的叶修,包子又再次揉了揉叶修的脑袋。

快要睡着的叶神猛地惊醒,看着刚刚弯下腰揉完自己脑袋正在起身的人,叶修一阵担忧。

身为自己的小弟兼大型犬(划掉),包子刚才的动作实在是太顺手了,哥必须要担忧一下自己的老大地位了。

……

伴随着担忧,荣耀之神叶修同学正式步入周公的怀抱之中。

 

包子跑去喝水。

留下兴欣众人一脸复杂,刚刚那幕略丧心病狂的情景大概是自己在做梦吧。

 

陈果开始招呼大家训练,既然叶修没办法训练了,我们就要连他的份一起努力。

老板娘如是说。


***************************


打了快三千字,然后全部推掉重来,知道写什么,有灵感是一回事。
可你能不能驾驭得住你想的故事,你的灵感又是另外一回事。
大纲在那放着,也是无用的。

真的是太痛苦了这种感觉

咸鱼就算翻身了也是咸鱼,更何况我TM还翻不了身.....

生无可恋。

绝望。

我他妈五一不回家了!!!!
绝对要肝出来一篇阿!!!!!!!

否则自我了断

给新人文手的一点建议

我...太...他...妈...懒...了...
明...明...写...了...一...堆...大...纲...

西红柿精:

0转载请注明出处,谢谢,给你沙司吃。


 


1 凡没有累计5w字完结作品的,都是新人文手。哪怕你已经写了50w,但分别属于500个坑掉的文,那你也是新人。

2 你之所以会弃坑,就是因为你知道你要写,但是不知道写什么。等你把你脑洞的东西都写完鸡血都用光又硬挤了三千字后,来,弃坑吧。

3 论大纲的重要性,至少让你知道要写什么,还有什么可写,接下来是什么,还能让你明晰文的结构。千万不要以为你小学、初中、高中的语文课都是废的。

4论大纲的重要性2,不得不承认,人把要做的事情分条列出的时候,确实更容易把它做完。

5 文笔和内容没有必然联系,但是好文笔能给烂故事贴一层金,烂文笔能把好故事剥一层皮。

6你错误的写作方式不是你炫耀、找存在感、和人找共同点的资本。同样,渣也不是。

7把你收藏夹里文段生成器、人名地名物品名生成器地址删了,你是文手,别说你取名废,谁天生也不是触。

8多听取建议,少关注吐槽,并不是所有评论你文的人都是大大,时刻留心那些以刷存在感、秀逼格、贬低他人来获取自我满足的可怜人。

9同样也不要以为自己很厉害。如果你已经这样想了,那我告诉你:如果你有你想象中的自己的十分之一厉害,你都不会这么想。

10还不要以为自己看了多少多少写作经验介绍、读了多少多少书就觉得自己会写文了,吃了一辈子饭也不见得就会做饭。

11在把旧的东西学到之前不要胡乱研究创新,开宗立派。巨人的肩膀再矮也比站在平地高。

12想的永远不要比懂得多,思而不学则殆也不是白说了几千年的。

13如果你不想去学,就不要想当然地写你不懂的东西,免得闹笑话。被人指出硬伤的时候一点都不好玩。

14自信些。如果你自己都觉得自己的文渣,那么别人在你的影响下很难觉得它好——但是不要过度,参见条目9。

15千万不要以为批评你的人才是为你好,夸奖你的人都是奉承和取悦你,原因有三:第一,他们不是,第二,参见条目8,第三,你远没达到值得奉承和取悦的水平。

16你有时间逛贴吧刷微博聊QQ煲剧补番好好好买买买烧烧烧prprpr拳打联盟狗脚踢部落猪,就是没时间打开文档口胡几句。



17干货1,脑子里得有点干货,有干货高冷叫高冷,没有就是傻逼,有干货中二叫中二,没有也是傻逼。


17.5干货是指你觉得有用的东西,可以到经典著作、专业学科著作和古籍里面去找找看。

18干货2,脑子里得有点干货,有干货不一定能开出好脑洞,但是没干货一定开不出来。

19 抄袭是让你的作品迅速low逼起来最有效的方法,别说什么“我抄的大作所以不low”,偷金偷针都是贼,还有那些说“我向xxx致敬 ”,“参考了xxx”的自己都摸摸良心,摸了良心再摸键盘。

20 你探求人生的意义,你揭露人性之恶,你窥探人类欲望的本质,你揭示信仰的价值,在这个无信仰的时代支撑起一片净土,你追求的是对黑暗现实最最尖刻辛辣的讽刺,可是你连个故事都说不好,说不完,甚至说不出。

21 文笔2,什么是烂文笔?凡病句错字词语乱用满天飞颇有小学语文改错题之风,说不明白一个事情的就是烂文笔。因此既然你有写文的打算,我就默认你文笔不烂。

22 文笔3,在“文笔不烂”、可以连句成篇并保证没有明显硬伤的前提下,谁一来就对你文笔发表评论的,不是没认真看,就是故意找喷点。

23 虽然世界上没有“不会制冷就不能评论冰箱”的道理,但还是会制冷而评论冰箱更有力量。

24 不要胡乱的嘲笑人,嘲笑那些批评起别人一套一套的结果自己动起手就萎的人除外。

25 把作品整个写完再修改,不然你永远写不完,尤其是听了人几句“我觉得”就回去大改小改的孩子注意了。

26 写文不是写作业,真特么没人逼你写。

27 醒醒吧,每天惦记着“没人看我就不写了”的孩子。

28 懒?很好,继续。不要紧的,真的,写文真的不重要。懒不是缺点,是萌点,甚至是优点,真的。不骗你。



29 除非你文笔烂(参见21)不要随便让别人帮你修改。第一,不论他多么大大多么厉害,也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第二,如果你自己都不知道写成什么样自己满意,别人更不知道。第三,写文不是写作文,每个人喜好都不同。


30 请严格区分“我不喜欢”和“它不好”。


31 增补于3月9日:没有所谓“正确的写作方法”,但错误的肯定有,还不少。


32真正促使你能够写完一个故事的不是大纲,是“我知道这个故事的来龙去脉并且要把它讲出来”,但是,首先,你得把故事编出来。


33实在写不出来就别硬写了,去玩一会儿,开心些。又不靠它吃饭,留下不好的回忆多可惜。


34请严格区分“实在写不出来”和“懒”。


35勇敢的少年快去创造奇迹。


36脑洞来得快去得快又不想/没条件马上写的的请把它们记在固定的地方,攒多了再写。 
 
 
【条目之间一编辑就越隔越远怎么回事】 
 

卡文卡的真是痛苦

我真的要死掉了

啊,
我发现自己真是杂食杂到可怕啊(捂脸)。

同人写作的界限

嗯,提醒一下自己

皆是城池:

对不起我又来闲扯淡了,希望不要为了这个觉得我烦。


在写还梗的时候摸鱼,看到了一篇谈论写同人“能写什么不能写什么”的帖子(原帖在这里:不能在你的同人文章里出现的东西,除非你就是为了OOC)。看了觉得作者其实有很多条说得挺不错的,但大概是最近同人圈又(不好意思我用了又)发生了很多一粉顶十黑程度的事情,所以有些地方大家都有点神经敏感矫枉过正了。


虽然在真正自己动笔写同人的时候并不多,但是我也有一些粗略的想法,想跟大家讨论。


 


1.AU/Crossover/混同


虽然这三者有明显的区别(如果不能准确地区分,作者在标注之前最好询问一下自己的小伙伴),但是核心问题是一样的:能不能将角色置于一个他不属于的环境?


答案是能。


有些意见认为,过度AU是不可接受的(比较常见的争议出现在日漫欧美的混同和Xover,乡土设定、画风差异巨大的作品间的联动←【不好意思楼主一直在做最后这件事情】)。我对这个观点本身没有异议,但是我想强调一下“过度”这个概念。“度”有客观标准么?没有。那么为什么有些作者的AU让人觉得五雷轰顶,有些人的又可以让人觉得“好魔性但是又好有趣”?甚至同一个AU有的人写得就让人眼前一黑,有些人的又让人欲罢不能?


一个(很残酷的)事实出现了:如果真的有“度”存在的话,这个度叫作作者的创作能力。


没有无法开的脑洞,没有不能写的AU,只是有承载不了这个脑洞的文力而已。(比如个人而言无论如何也不会去挑战日漫设定写欧美slash,我觉得我100%会被自己雷死。)


 


2.语言风格


流行语能不能用在同人里?方言,俚语呢?


答案依旧是可以。


一篇中世纪风格的文里出现2333自然很诡异,剑与魔法的世界角色们互相咆哮什么鬼和Duang特技也让人怀疑作者的笑点是不是太低。但是一篇论坛体,233,文字颜表,不就是很正常的事情了吗?


语言风格的选择,要符合这篇同人的背景和氛围,除此之外没有限制。


(这里又要例外一下,如果作者是【有意识】地使用不符合该背景的语言风格来制造一种特殊的效果,也可以接受。比如假如《暮光》里的某个吸血鬼因为意外原因从中世纪沉睡数万年,醒来已经到星际时代,他使用中世纪的语言,一直活着经历数千万年的他CP使用当下的语言,并教他已经改变的文化,两个人在语言学习的过程里重新了解对方,不是个很有意思的设想吗?【楼主随便解剖了一个脑洞给你们举例】)


 


3.作者在作品中的位置


作者/译者在他的文章中进行OS,大量注释,甚至与角色进行对话,是难以接受的吗?


这个有点难说明了。事实上,大多数情况下都会让人觉得挺讨厌的。作者是学翻译和文学的,基本上一看翻译下面全是脚注或者译者括号自己的想法,就会想翻白眼。大多数情况下,把这些跟文章内容没有必然联系的内容放在文章之前或之后的FT环节是比较合理的,既满足了作者的话唠,又不破坏文章的连续性。


有一种例外情况是作者要用这种手法达到一个特别的效果。在前面的讨论帖里就提到了作者很喜欢的一部严肃文学作品《寒冬夜行人》,作者卡尔维诺在其中不停的OS并和角色对话,甚至与读者对话,创造的效果是读者加入了故事进程,有一种非常协同的体验。


又比如楼主有生之年看过一篇同人第二人称肉文,作者全程以“你”称呼CP里的男方(没错还是篇BG),写得非常有代入感,极其色气又特别,简直终身难忘。


所以,如果作者OS不是必要,省略它。如果有必要,做得自然些> <


 


4.原著向和AU的优劣


这一条实际上是从1衍生而来的,有一种默认的看法,认为原著向较AU更为“优秀”。无可否认,原著向更需要同人二次创作者对原作品更深入全面的了解(不仅在世界观、人物关系上,甚至也在把握原作语言风格上),这自然增加了原著向同人的写作难度。但事实上,好的AU作品,作者需要做的是自己构建一个完整的世界观,重建这个AU里的角色关系并使之与原来的角色关系形成呼应。这也不是随便就能做好的事情。




5.短篇和长篇


楼主是一个长篇粉!俗话说短篇玩梗,长篇铺剧【没有俗话只是我顺口编的】。能架构起一个足够严谨的世界观,并将剧情铺得清晰紧凑、疏密有致、跌宕起伏非常考验一个作者的功力。并不是说短篇不好,事实上,最为精彩的作品更容易出现在中短篇里【好的创作者也往往是中短篇方面更为出彩】。但是考虑到同人创作的特殊性,短篇很容易沦为一个脑洞一个梗,爽完就跑的牺牲品。同人创作者也很容满足于这种短平快的产粮方式,被很快耗尽热情,陷入一种无法走出既定模式的死局(毕竟短篇是无暇刻画细腻的感情变化的,大部分时候我们都只是假定“他们恋爱了/在一起/死了一个/死了一双”之类然后在这个前提下写个小片段而已)。


有余力的创作者挑战一下长篇,会在写作过程中对自己所爱的CP们生出新的感情哟。


【这句是自勉【因为楼主就不敢写长篇


 


6.HE和BE


超超超级老话题,月经贴。HE和BE,哪个比较好。绝大部分人都会套那句“悲剧往往比喜剧更能引起心灵的震撼”来回答说当然是BE水平高(然后很可能其实更喜欢看甜……)。


但是真的“悲剧往往比喜剧更能引起心灵的震撼”么?报仇成功惩恶扬善最后说着“别了,巴黎!”远走高飞的基督山伯爵就不震撼了?简·爱爱情的终成眷属与呼啸山庄的希斯克利夫的死真的可以因为喜悲分高下吗?文学殿堂里尚且都为此争执,娱乐的同人创作更不必因为一个HE和BE来说一篇文章的好与不好。一是我们决计无法达到文字已经美好到需要以悲喜论英雄的程度(当然谁说自己有这个水平我也真的想见识一下……),二是让角色活着或者死,在一起或者分开,真的跟爱不爱这个角色无关,只跟符不符合剧情发展的要求有关。


一篇幸福团圆的故事,让人微笑过欢笑过狂喜过,一篇天涯永隔的故事,让人触动过甚至落泪过,都够了。欢笑并不比泪水廉价,反之亦然。


 


总结.同人创作的界限


说了这么多可能大家觉得楼主一直在和稀泥,这个也可以那个也可以的。那到底什么不可以,同人创作的界限在哪里?


楼主心中同人的界限只有两条:


下限是对角色的理解,上限是作者的创作能力。


没有对角色的理解,不要去谈对角色的爱之类虚无的内容。所有技术层面的问题:混乱的角色关系、娇花照水嘤嘤嘤的受、莫名其妙的黑和不够有说服力的角色死亡都来自于缺乏对角色的了解。连角色基本情况都没有搞清楚就尖叫着萌写一篇臆想出来那不叫喜欢。那不叫写同人,就是套个名字YY而已,大可以去cao榴之类的网站下写小黄文,把名字用word全部改成舔的CP。


谨慎地尝试自己没有把握的写作,如果不会写肉,可以从肉渣开始;如果写不了庞大的角色关系,先从一对一开始;如果驾驭不了大量的原创二设,从常见一点的设定开始。冒险是有趣的,但最好一次不要走得太远。如果你没有把握的时候,多听读者的建议,他们也是同一个CP的粉丝,会给你带来很多收获。(没错我在暗示性地吐槽曾经看过在贴子里用巨大红字写出“我就是OOC我就不在乎剧情和性格我就图个爽,不爽不要看不许在楼里批评我都给我滚”的作者。其实我的感觉,大部分读者都是非常包容的,除非真的雷得不能忍受,是不会说批评的话的……面对这种情况,反思一下自己真的有必要。)


 


好了,重复一遍:


同人的下限是对角色的理解,上限是作者的创作能力。除此之外,没有桎梏。


但是它们真的很重要。

关于银魂——

银魂的正篇一直给我一种悲壮感。毕竟所有的喜剧核心都是悲剧。而且从某种角度或者意义上来说,银魂也实在算不上什么喜剧。

阿银是个过于温柔的人,就真的,太温柔了。温柔的人都很可怕。阿银身边聚集了一堆被他拯救的人,然后阿银又从那些人身上获得了某种救赎。

银魂一直在强调就是不要让你的过去影响你的现在,不对,是说不要沉湎于过去,要拥抱现在还有未来。这个其实很常见,在哪都能见到。但终究不同。银魂给我的感觉是我必须活在现在,必须不让自己活在回忆中,必须要向前看,我必须要这样做才行。因为只有这样我才不会死去,肉体还有心灵。
给我一种我不得不活在现在的感觉。
虽然结果是好的,他们过得很好。
但怎么说呢,这样的不得不,未免太苦了。

越重要的东西越难背负。
“豁出性命去保护别人守护的东西”阿银在这个旅程中还是得到了自己想要的。

其实这很美,经历了常人难以承受的苦难,依旧笔直地站着,活的潇洒肆意。也有羁绊。真的很美好。

但我并不想这样说,这种从苦难中获得的美,获得的精神,我并不知道怎样赞美。
我不知道这种从苦难中获得的美值不值得赞美。

我喜欢神威,很喜欢。声音轻轻的,笑的也很好看,呆毛一翘一翘的,嗯,如果忽略笑容中的意义的话。当然也正是这个设定让神威更萌。

还有高杉假发副长蠢马神乐眼镜小总辰马猩猩阿伏兔秃头MADAO登势婆婆小玉月咏还有好多我都很喜欢

你们真是很美好的存在啊。我真是好喜欢你们。

关于将军暗杀篇


其实最后我们什么都没有保护的了,小将最后还是死了。我们拼尽全力,豁出性命,最后保护的还是我们自己。

我们最后保护的就只有自己而已。

我们之所以战斗,不仅仅是为了保护小将,保护自己的死党,也是为了我们心中那个不肯妥协的自己,为了自己所坚持的信仰,为了约定,为了名为武士和忍者的自己。
然而我们依旧没有保护好他。
我们最后保护好的就只有自己而已。
我们最后只保护了我们自己。

关于银魂

不能后悔,无法后悔。
后悔的话就会止步不前。
止步不前的话就会死掉。